历经多年争议后,安倍政府终于还是开放了赌禁。本月26日,日本以赌场为主的《综合度假区(IR)建设推进法案》(以下简称“赌场法案”)最终得到公布并付诸施行。至此,一个400亿美元的博彩市场的帷幕已然拉开。借助赌场的合法化,日本首相安倍的目标是重走澳门老路,依靠博彩业振兴经济,甚至进一步改写全球博彩业格局。然而在这场经济与道义的豪赌中,日本政府虽然力图成为稳赚不赔的庄家,但最终可能只是胜负由命的玩家。

  自去年9月强行表决新安保法案后,日本执政党自民党今年再次推动了一场强行表决,只不过这次表决的对象指向了博彩业。

  随着今年7月安倍再次带领自民党在参议院选举中大胜,自民党在众参两院均确保了过半席位。于是在本月6日历史再度重演——在众议院内阁委员会上仅仅经过了6个小时的审议之后,自民党就推动了对“赌场法案”的强行表决,并决定将该法提交参议院短暂审议后就再次进行强制表决。随后在14日,安倍政府不顾在野党与民间组织的反对,正式在参议院通过“赌场法案”。

  目前,日本全国有20多个地方政府正等着与外国大型赌博集团合作兴建赌场。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开幕之前,日本可能已出现三家赌场,预计会在大阪、冲绳和横滨市。今后其他极有可能开设赌场的县市还有长崎、北海道的阿寒湖。

  安倍是该法案的极力拥护者和推进者。从2013年便开始力推“赌场法案”的自民党和维新会认为,解禁将能吸引更多的外国游客并振兴日本地方经济。不过这遭到了在野党的强烈反对。当中,日本、、自由党和社民党等四个在野党认为“仅经过6个小时的审议就通过解禁赌场的法案这种做法完全无法得到国民的理解”,并以在众议院集体退场来表达对强烈反对。

  日本朝日新闻社曾于本月中旬以电话形式实施了一项全国舆论调查,就日本国会成立的《赌场解禁法》展开了询问。其中,“反对”解禁赌场的比例为64%,远高于持“赞成”意见的27%。当中,受访日本女性中反对声音高达71%,尤为显著。此前,由律师及消费者团体组成的“全国反对赌场设置联络协议会”提出“赌场法案”可能导致的上瘾和债务两大令人担忧的理由,但仍然无法阻止该法案的通过。

  里昂证券分析师预计,在“赌博法案”实施后,日本博彩市场最终将匹敌拉斯维加斯或者中国澳门。迄今为止,外国赌博集团早已摩拳擦掌,准备大举进军日本市场。

  当中,澳门“赌王”何鸿燊的儿子何猷龙早在半年前便曾表态,有意斥资50亿美元在日本开赌场。此外,诸如拉斯维加斯金沙、米高梅、云顶以及永利等全球赌场运营商也是虎视眈眈,迄今已经耗费4年时间进行在日本开展业务的基础铺垫工作,其中美高梅已透露愿拿出100亿美元进行投资。

  与此同时,随着赌场的合法化,日本大量博彩相关的股票近期开始大幅上涨。港股市场两只弹珠机概念股NIRAKU和DYNAM JAPAN暴涨,NIRAKU更是在一个月内上涨逾60%。此外,日本货币处理设备巨头光荣公司(GLORY)近期也上涨势头明显,其他受益者或还有铁路运营商、仓库所有者以及日本的商业电视集团等。

  支持开赌场者认为,建造以赌场为主的综合度假村,可在东京奥运后继续支撑日本旅游业,带来数十亿美元的投资。还有分析师还指出,银行、建筑、材料等行业也都将因此而受益。

  野村证券分析师大辅福岛指出,法案的通过还将有益于房地产股和房地产投资信托,而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哪些城市将被开拓为第一个赌场度假村。“我们希望看到访问日本的外国游客的人数增加,这将为游戏运营商、酒店公司、地产开发商和建筑商等打开新的市场。”大辅称。

  事实上,虽然日本当前没有赌场,但社会上已然形成两大成熟的赌博产业:小钢珠(Pachinko)以及中央及地方经营的赛马、赛电单车和赛游艇项目。其中,小钢珠每年的营业额约25万亿日元,(约1.49万亿人民币),为世界最大的赌博产业;而后者每年营业额也有8万亿日元。

  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日本经济研究室主任张季风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在日本500万亿日元GDP中,单单小钢珠这一项产业就已经占了5个百分点,因此可以预计赌博产业一经放开对经济将产生的必然拉动作用。

  “日本政府决定将博彩业作为一项国家事业来发展,这本身就是一场豪赌。”张季风指出,“一方面,日本政府将博彩业与旅游业相捆绑,一定程度上是能够对本国经济产生拉动作用的;但另一方面,大兴赌博业对国家风尚无疑将产生极大的破坏。所以政府这场豪赌的最终结局目前来看还很难说。”

  自2012年底上台后,安倍便积极寻求赌博市场的开放,更坚持将综合度假村作为经济增长的核心之一。如今等候已久的赌场合法化法案通过后,能否将赌场的魅力维持下去,毕竟还有澳门这一前车之鉴,该地区近两年来的博彩业也是持续低迷。

  根据日本政府的预估,以大阪为例,开设赌场将为日本创造近10万个就业机会,同时为当地带来高达7600亿日元的经济效益。不过也有分析称,日本即便从现在开始快马加鞭建设赌场,可能也赶不上2020年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进而难免错失4年后振兴旅游和区域经济的机会。

  另一方面,日本政府还要防范的是,赌场解禁为经济带来的提振还未显现,国民沉迷赌博现象便会拖垮整个国家的风气与风尚。

  从已知的数据来看,日本人其实是非常爱赌的。根据日本卫生福利部在2014年的调查报告,5%的日本成年人(约536万人)有赌博依赖症,远远高于其他发达国家1%左右的平均水平,与此同时日本平均每人每年投入赌博的金额更高达1293万日元。

  这一背景下,反对解禁赌场法案的在野党担忧解禁后会造成日本社会赌博成风。因此,日本众议院内阁委员会力争在法案通过实行一年内进行必要的立法,包括召开相关阁僚会议,制定加强处理嗜赌成性问题的对策。

  当然在这方面,亚洲的另一大博彩业中心新加坡其实可以为日本提供借鉴。目前,日本已表明会以新加坡的模式为样板,即赌场仅占度假村的一小部分,更多的则是酒店、大型会议中心和购物中心等设施。此外,日本还计划引入与新加坡相同的限制性措施,即日本国民进赌场或须支付数千日元的入场费,甚至规定赌场运营公司必须缴纳部分资金给国家,用以应对赌瘾和社会治安恶化等负面影响的措施。

  除了面临国民赌博成瘾的问题,赌博解禁还将带来的社会负面效应包括洗黑钱等犯罪组织触手伸入赌场。不过如今赌场合法化已经上路,日本这个曾经依靠本土文化与待客之道吸引海外游客的国家,能在这条灰色大道之上走多远,还要看日本政府未来对博彩业的把握。